跑步

鸿蒙道印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阴宗宗主

2020-01-18 22:29: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鸿蒙道印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阴宗宗主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此刻流云宗第子听到这番话,眼中在在一刻皆是浮现几分犹豫之色,毕竟,生命对于每一个人来説,都是弥足珍贵的。

此刻乾坤坎离四殿殿主都是选择了沉默,虽然他们没有打算归顺,但,并不代表此刻的众人当中没有选择归顺血阴宗的人,毕竟,现在的每一个人都有选择活下去的权利,而这个权利,即便他们是殿主,也是没有资格来剥夺!

“愿意归顺他血阴宗的,便自己站出来,我紫琅天绝不会对此干预。”就在这时,紫琅天却是从流云阁中走了出来,对着众人大声説道。只见的此刻的紫琅天面色极为苍白,行走间,给人一种极为虚弱之感。

闻言,终于是有着近二十名流云宗弟子站了出来,不过他们却是不敢与紫琅天对视,只是默默的低着头。

“很好,你们皆是识实务者,对于这种人,我血阴宗一向是大力栽培的。”血袍男子看了看这二十余人,响声道。

“还有吗?”血袍男子盯着剩下的几十人,大声问道,。

不过这一次,人群中却是在没走出一个人,剩下的人中脸上虽然有着浓浓的绝望之色,但,亦然有着坚定之色。这一刻,他们选择与宗门同在!

“啧啧,真是可惜,真搞不懂,这流云宗究竟有着什么东西值得你们这般留念?唉,算了,既然你们选择与你们的宗门同在,那,我便好心送你们一程吧。”血袍男子盯着众人阴森一笑,旋即双手在次抬起。

嗡嗡!

伴随着血袍男子这一动作,天空之上那两千丈光印也是在此刻缓缓动了起来,而这两千丈光印一动,犹如犹如泰山压dǐng一般的压力布天盖地的向着流云宗宗人压来,那般威势,竟然众人生不出几分反抗之意。

“幽冥血印!给我杀!”血袍男子对着众人阴森一笑,旋即控制着幽冥血印朝着众人狠狠压去!

见此,众人尽皆面露绝望之色,凝器境强者的一击,远远不是他们这种境界的人能够抵抗的,既然无法抵抗,那便选择接受吧。

见此,紫琅天在这一刻面色陡然一狠,旋即对着天空中的血袍男子大声道::“既然你对我流云宗这般相逼,那么,我便是自爆自己的命元器,也要将你们血阴宗一众人永远的留在血阴宗!“

闻言,血袍男子那原本显得极为淡定的面容在这一刻瞬间变得扭曲起来,因为他知道,若是紫琅天真的选择自爆命元器,那今天在场的众人能够活下来的,包括自己在内不超过五指之数。他清楚的了解一位凝器境强者自爆自己的命元器会造成多么恐怖的威能,他在血石领域的时候,曾经亲眼的远远看到过一位凝器境的强者自爆自己的命元器,那般威能,他现在想起里,心中都会涌出几分心悸之感。

他没有算到,紫琅天会如此决绝,能够踏入凝器一境的人都知道,要修炼到这一境界是多么的不容易,其中所需付出的艰辛远非寻常修器者能够承受。因此,他坚信,紫琅天不会选择这一方式来逼退自己,而且,他也没指望能够留住紫琅天,毕竟他与紫琅天的实力也差不了多少,要不是靠着宗门秘法,他也不可能在最后一击中一把击败紫琅天。

“紫琅天,你疯了!你可知道你修炼到这一地步是有多么不容易,难道你不想在修器一道上走了更远吗?一个流云宗竟值得你如此?”见到紫琅天真的祭出了自己的命元器,血袍男子是真的慌了,要是紫琅天真的选择自爆,那么在场的血阴宗弟子基本都难逃一死,而且,非但如此,流云山的一切,也有可能化为灰烬。如此一来,即便他能拿下流云山,可这样的流云山是宗主想要的吗?

可以説,血袍男子这一次是真的算错了,更为确切的説,是他算错了人心!

不过就在紫琅天真的准备自爆自己的命元器时,却是突然的发现自己体内的器玄力竟然不能在运作丝毫!

这让紫琅天额头瞬间冒出一丝冷汗,他现在是凝器初阶初期!虽然在落云领域之内达到这样修为的不过五人,不过在那些大域,达到自己这一修为的还是大有人在。但,能够禁锢住他体内器玄力的,唯有达到凝器高阶的修为,而拥有凝器高阶的修为,即便是放眼整个天元界,也是不超过十指之数。

可就是这把强者,竟然出现在了落云领域这个xiǎo域?紫琅天头皮不禁一阵发麻。

“xiǎo娃娃,好好珍惜自己的修为,别动不动就选择自爆命元器。再者,你以为就凭自爆这种xiǎo伎俩,就能够威胁我血阴宗?”就在紫琅天面色巨变的一瞬间,一阵听起来显得极为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

循声望去,众人却是发现在天空之中,不知何时又是突然出现了一位老者,老者满头红发,同样也是一身血袍,不过这一身血袍却是与血袍男子身上所穿有着极大的区别。

“宗主!?”血袍男子见到突然出现的老者之后,面色突然大变,而后当即双腿跪于地,对着老者恭敬道。

“宗主!”那一众血阴宗也是当即跪了下来。

见此,老者只是摆了摆手,旋即对着血袍男子道:“动用了嗜血灵阵,还动用了埋在流云宗多年的棋子,现在竟然还没给我拿下流云山,血延,你的办事能力还真的不行啊!”

老者此言一出,那原本已经站起来的血延顿时又是立马跪了下去。

“血延办事不力,请宗主责罚!”血延声音充满恐惧。

“算了,念你一心为宗门办事的份上,此事就不予追究了。”老者摆了摆手,却是不再理会血延,而是将目光落在紫琅天与流云山的众人身上。

“是你们自己动手还是我血阴宗弟子送你们一程?”老者便是这样淡淡的问道。不过在场的众人却是没一人敢质疑他的话语。只因为眼前的老者,是天元界五大域之一血石领域第一宗门的宗主。

叶天死死的望着天空之中的老者,眼中闪过几分复杂之色,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到那一境界,自己什么时候一言之间,就能主宰别人生死?自己的生死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感觉真的不好啊,可惜,自己没有机会了不是么?

“我真的搞不明白,我流云山到底有什么?竟使得血阴宗宗主亲自到来?”紫琅天望着老者,面带不甘与绝望的説道。

“你流云宗自然有我想有的东西,不过,你却是没有资格知道。”老者淡淡道。

“还不动手?”老者看了看紫琅天,有些玩味道。

“你……”紫琅天闻言,顿时一阵憋屈,再怎么説,他也是凝器境的强者,即便是初阶初期,但,这也是货真价实的凝器境啊!可绕时如此,自己竟然被逼的到了自己动手解决自己的地步。

“既然你不懂手,那唯有我出手解决你了!血延,下方那些人便交给你了,尽快解决!”老者对着血延猛然一喝。

説完这些,只见的老者立马大手一挥,下一秒,便是可以看到,那半空之中,迅速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而后便是对着紫琅天狠狠拍去,那般气势,竟让紫琅天生不出抵抗之感。

而且紫琅天可以清楚的感觉的到,这一掌夹杂着无尽的杀意与血意,显然,老者想要一招便是要击杀紫琅天!

黑龙江白癜风医院地址
北京股骨头医院看病怎么样
保定治疗睾丸炎费用
广东治疗牛皮癣费用
宿迁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