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采个娘子来养家 421 皇孙历艰险4

2020-01-17 23:36: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采个娘子来养家 421 皇孙历艰险4

这日上路,和圳一厢做出听话模样,一厢等着拐子夫妻犯错。

他和荣哥儿身上扒拉下来的衣裳,都是为着过节才上身的新衣裳,料子贵重,纹绣精美,又有几间成色极好的首饰,随手拿出去就能当几两银子。

拐子夫妻若是缺钱,定要将这些个衣裳变卖掉,到时候家里人追查这衣裳来历,也能大致推断出拐子夫妻逃跑方向,一路追来,就能将他们救回去。

尤其和圳的衣裳乃是京城送来,看着没啥特殊标记,实际有宫中尚服局暗记,宫外寻常见不着,查起来格外显眼。

谁知这回和圳还是失算,这两个拐子不比旁人,他们都是惯犯,论起甩脱官差追捕的本事,寻常犯人哪里及得上他们?

别看他们剥了和圳跟荣哥儿衣裳,实际都密密压在箱底,不肯给人瞧见,只等这几个孩子都脱手,过上两三年,风头过去,再慢慢变卖他们衣裳首饰不迟。

就是他们出手孩子,也不急在这会子:要是他们家人追查得急,自然尽快出手,可要是逃脱,只管慢慢调教起来。

譬如荣哥儿要尽快卖掉,鱼儿也能卖掉换钱,圆圆却可调理几年,等长大些再卖个好价钱,在自家这几年,拿她做个出气筒,并使唤她做活,也挺好的。

那夫妻两个打得一手好算盘,倒也没避着如真,一个说:“敢坏我们事情,头一个打死你!”

另一个说好话:“你听话,我们就疼你,往后这份家业都是你的。”他们晓得和圳是京城有钱人家儿子,只怕家中还有做官的亲戚,也不敢往京城去,倒一路往南走,如真从没来过这地方,走出一两天去,只觉方言都听不大懂,更别

说认地方。

他掐着自个儿手心,面上一分不敢露,乖乖说:“我怕爹打我,再不敢起坏心。”

他只盼,他另一重布置起效果。

某个村庄里,农户夫妻一边吃饭一边道:“昨儿那两个客人,咋走得那样早,连早饭都不肯吃。”

“难怪人家能做生意,就是靠这份勤快,咱们只好在土里刨食。大娃你干啥哩?还不快些吃饭,吃完饭外头打草秆去!”

大娃连忙低头扒饭,吃两口,摸摸怀里一个凉凉硬硬的小东西,雀跃得不行。

吃完饭,大娃照着他爹娘吩咐,背着背篓出门到玉米地里打草秆,带回家晒干就能烧,省好些柴。

他往常半天能打一背篓,今儿却打两下,停一下,最后背着半背篓玉米秸秆回家,往家门口一放,还不等他爹娘说话,就飞也似的跑了。

他娘在后头喊:“这点子草秆够做饭还是够烧?你又上哪里野去?”

大娃一颗心怦怦直跳,顾不上他娘,一溜烟跑到村口,果然一个小贩正在村口那棵大梨树下,担子歇在脚边,上头五颜六色摆了好些个吃的用的玩的。

大娃咽口口水,走到跟前问:“上回你说的那种糖,有没有?”

小贩笑着说:“玫瑰松子糖,我这里就一包,只怕你买不起,要是你家大人给钱,你不如买两包麦芽糖甜甜嘴。”

大娃尖声叫道:“我就要那啥松子糖!”

他心想,上回瞧见村里最有钱的那家子,他们家亲戚从城里给带回来的那种糖,放在手心里跟一朵花一样,不晓得有多好吃哩。

在他心里,能吃到那糖,就是这辈子最了不起的事情。

小贩见多了孩子们拿着鸟毛、花石子儿来跟他换东西的事情,也不恼:“你要是有钱,拿出来给我看看,我认你的钱,才卖给你糖。”

大娃咬咬牙,从怀里掏出一个亮晶晶、黄澄澄的物事,递到小贩眼前,满手是汗,紧张道:“这个能顶钱用,我晓得!”

小贩瞧着那沉甸甸的金镯子,脸色都变了:“这东西我不敢收,你拿回去!”

大娃跺脚:“我捡来的!又不是偷的!”

说着一把抓起那包心心念念了半个月的糖,扔下金镯子就跑,小贩追他追不上,在后头急得直喊。

大娃手里拿着糖,在村子里到处炫耀,村里的娃娃都看稀罕,眼馋得不行。他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取一粒糖放到嘴里,眯着眼说:“真甜,真好吃!”

看着往日玩伴口水滴答,大娃满足得不行。

娃娃玩起来没个轻重,大娃连晌午饭都顾不得吃,晌午时候大伙儿都回家吃饭,他听着他娘一声声喊:“大娃,回来吃饭哩!”

也不回家,索性找棵大树,爬上去美滋滋地慢慢品位难得的糖果。到下晌,大娃吃完糖,饿得肚子咕咕叫,才爬下树回家。这时候买糖的勇气和手里有糖的得意都已经过去,他怕得腿肚子转筋:想起上半晌那背篓草秆还没打完,怕

他娘打他。

谁知一进门,他娘竟没吼他,招手叫他过去。大娃走到厨房里,乡下地方穷人家,冬日里不肯多烧火,就是来客人,也在厨房里火塘边取暖。

外头日头明亮,厨房里黑洞洞,大娃走进去才瞧见最里头坐着小贩,登时汗毛竖起,低头就要跑,被他爹劈头捉住,粗声问:“你哪里偷的东西?”

大娃娘在跟前淌眼抹泪:“咱们家穷,嘴巴上亏待你,可人穷也要有志气,哪个许你偷东西?”大娃目瞪口呆,就见小贩从袖子里掏出金镯子来,给他娘说:“这是你们家的东西,买我十担子货还有余,我不敢收,如今还给你,那糖就当我送他,小娃娃不懂事,

要好生教。”

他娘老老实实道:“并不是我家东西,只怕是哪里偷来的。”

小贩一愣,心想这娃娃不成器,大人倒是实诚,又说:“那你们也别急着打他,倒是问一问,他同我说是捡来的,可别真是捡来的。”

虽这样说,小贩心中并不信:金镯贵重,谁家戴在手上不仔细看着,还能落在地上让个毛孩子捡到?

大娃爹娘也认定大娃偷盗,大娃爹拾起地上柴火就打:“我叫你偷,叫你手贱,叫你不学好!”

大娃鬼哭狼嚎,原地乱跳,嘴里嚷道:“真是我捡来的!”

大娃爹打得极狠,小贩看不下去,连忙拉住劝说,大娃娘也心疼,抱着儿子哭道:“你再不说实话,我也救不了你,让你爹打死你算了!”

大娃委屈得不行,哭道:“就是我捡的,昨儿那家子在我屋里睡,我一早就在褥子下面捡到这个。”

农户夫妻两个面面相觑,“那家子也是心大,都不是啥大户人家,这样贵重的东西丢了,也不晓得回来寻。”

小贩笑道:“既真是捡来的,倒算是你们家得财,我看这镯子也就合三四岁小娃娃戴,你们家既没人戴,倒不如卖了补贴家用。”

大娃娘一愣:“昨儿他们就带了个十来岁的男娃,也不像能戴得下这镯子,可别是他们偷来的。”

夫妻两个仔细回想,疑心生暗鬼,越想越觉得昨晚那夫妻两个不对劲,只怕是一家子偷儿。

既是赃物,不敢放在家里,要不然回头追查起来,他们有口也说不清,因此这家男人当时就跟着小贩去城里,要寻个金店把这金镯子卖掉。

和圳正盼着此事发生:他浑身衣裳、配饰都给剥得干干净净,一件能做记号的东西都没有。昨儿他抱着圆圆哄她时,在她手腕上摸到一只小小金镯子,便心生一计。原本宋秀秀日子不大好过,圆圆用不起这样贵重东西,不过过年时圆圆给百合过年,百合有心补贴她们母女两个,挑一对合小娃娃用的沉甸甸实心金镯子送给圆圆,

当场就给她戴上。

宋秀秀不敢露财,给圆圆套到胳膊肘往上,嘱咐她别叫旁人看见:“这都是你二舅妈疼你。”

元宵节庙会,圆圆穿得朴素,就是寻常布衣,又是宋好节掳来,嘱咐拐子夫妻两个远远发卖:“我妹子那贱人生的贱种,精穷,还爱生事。”

为此,那拐子夫妻两个倒没想着搜圆圆身,给她换衣裳,这对金镯子便幸存下来。

和圳将一只金镯子藏到那农户家褥子下头,只盼二叔他们能寻着踪迹,另外一只金镯子,他还没机会弄出去,因为他此时正在船上。

越往南方,水越密集,那拐子夫妻两个赁一艘小船,吃住都在船上,一个外人见不着。他们把几个孩子都放出来透气,也不怕他们跑掉。

圆圆依着和圳,和圳摸摸她发心,见女拐子生火做饭,连忙笑着上去说:“娘,你教教我,回头我做饭孝敬你和爹。”

荣哥儿冷哼道:“狗腿子,枉我往日当你是个男子汉!”

说着推圆圆一把,“狗腿子的狗腿子,滚开些!”

鱼儿连忙往跟上去帮忙做饭,她一个女孩子,要是不展露点价值,只怕拐子夫妻立时把她推水里都没准儿。

荣哥儿一看两个女娃儿都帮着和圳,登时气得眼圈儿通红,只觉他们都跟拐子一伙要害他,看看左右无人留神,抄起船桨就要打女拐子。谁知船桨还没挥出去,男拐子王吉祥一把抓住,那船桨狠狠落在荣哥儿身上,打得他头破血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版阅读址:

宁远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曙光美白牙
北京301医院nk细胞
秦皇岛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镇江治疗男科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