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第七百七十三章 雷霆手段

2019-12-03 02:38: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第七百七十三章 雷霆手段

梁战话音一落,地榜强者无不蠢蠢欲动,这群人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亡命之徒,狂暴嗜血,热血瞬间被点燃。

“好!”

“我们没有意见!”

“对那些没有来的,如果出现在新的《地榜录》上,挨着挑战就是。”

“……”

几乎所有地榜强者都齐声呐喊,很快就将梁战的提议定下。

反而是围观的数千武者不敢发言,他们基本都是来观战的,弄不好被地榜强者记恨,可就得不偿失。不过他们也很期待,毕竟此行的目的,不就是看地榜大战吗?

至于准备挑战的一些新人,同样眸中精芒大盛,相对来说,少一些人到场,他们名列地榜的机会更大,就算是登榜半天就被人打下来,也是一种荣誉。

见没人反对,梁战高呼道:“那好,我梁战在此抛砖引玉,有谁要挑战的,请出列!”

然而,场中却是一阵沉默。

虽然有几人蠢蠢欲动,可面对梁战的强悍战力,最终还是没人冲动。

因为到了此时,《地榜录》上名列前三十的,要么已经从榜单消失,要么没有来到南渊,纵然有几人与他实力相差不多,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下,也不会贸然出手。

所有人都明白,倘若两人斗得两败俱伤,那只会给后来者机会。

地榜大战残酷血腥并不是一句空话,稍不注意都会将命搭在这里,所以途中有几个被挑战的强者,因为击杀对手后身负重伤,根本不敢现身南渊。

梁战面露失望之色:“既然没有人挑战梁某,那我退下,场地让给大家。”

实则他心里兴奋不已,南渊一行之后,自己的排名肯定会前进好几位,到时候和那家势力谈判的筹码又多了一分。

场面稍稍平静,又一道声音响起:“既然大家你推我让,那葛某就出手了。”

一名气息强大的武者掠上半空,手中一柄银色长矛闪闪发光,一双虎目正往下方扫视。

“据说葛赤当年被车越承打压过,这一次肯定会有一场大战。”

“嗯,恰好今天车越承也在场,以葛赤的性格,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难说,车越承乃是排名第八十二的强者,葛赤挑战他不是自寻死路?”

“咱们拭目以待……”

离钟子浩站立之地不远,有几名知道内情的武者低声讨论,使得他不禁抬头搜寻,发现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一名身强力壮的大汉身上,想来此人就是车越承。

车越承的修为也是通神境初期,虽说和葛赤同一境界,但明显比后者的气息稍弱。

并且,众人还注意到,他双目紧紧盯着葛赤,直到后者望来时,居然有明显的闪躲动作。

“车越承,怎么躲都没用,我这趟来南渊,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找你。”葛赤双目一凝,陡然喝道。

“我需要躲你?手下败将而已。”

车越承踏前两步,气势一展,强者风范自然而然散发开来。只不过他先前的举动被众人看在眼里,总有一种色厉内荏的感觉。

“上来,受死!”

葛赤并不多话,长矛一展,一股恐怖的气势铺天盖地从天而降,目光中的寒意,似乎能让人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骤降。

“谁死谁活,还得打过一场才清楚!”

车越承气势爆发,瞬间冲上天际,与葛赤相距百丈矗立,翻手间祭出一柄势大力沉的重斧,澎湃的威压从体内爆射而出,怒目以对。

其实他心中颇为苦涩,如果不是地榜之争不准弃战,此刻的他恨不得有多远跑多远。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葛赤的战力多恐怖,当年那一次两人交手,他也仅仅是将其击败,连斩杀都做不到。也正因此,葛赤才拼着重伤的情况下,排名九十三,否则成绩一定更好。

而今天,对手居然连修为都比自己更甚一筹,这场战斗还没开始,他已经预料到结果。

此时此刻,车越承已经将今日的目标降低为保命。

“休要废话,接招!”

葛赤明显恨透了车越承,双手持矛,源力爆涌间,凌厉的银色光芒宛若跨越了空间,在天际留下一条深深的裂痕席卷而至,恐怖的威压弥漫开来,场中观战的武者迅速爆退

车越承哪敢小觑,蓦然爆喝一声,一股浩瀚磅礴的威压刹那降临全场,气势再增三分,源力涌动间,劈出一道如同弯月般的惊天斧芒。

“轰隆……咔嚓!”

清晰可辨的虚空炸裂声响传出,两大通神境武者的交战,连如此稳固的空间都承受不住,天地元力疯狂翻滚,继而湮灭。

“蹭蹭蹭!”

狂暴的爆炸力将两人身形击退,每一步落下,虚空都如破碎的镜面布满裂痕,表面上看起来,这一击势均力敌。

然而仅仅是刹那,葛赤已经止住退势再次扑出,这一击似乎是含怒出手,整个人都化为一柄长矛,仅在天际划过一道残影,便已掠至车越承身前。

车越承虽然尚未站稳,可他的反应并不慢,一道璀璨的斧芒劈出,已将重斧横在身前,准备挡下这一击再说。

然而葛赤更狠,他早已存有必杀之心,眼见斧芒扑面,居然再次涌出一股源力,手中长矛顿时爆发出刺目的银芒。

旋即双手一掷,长矛撕破空间电射而出,犹如一条身法诡异的灵蛇直扑车越承眉心。

而他本人,则是借助一掷之力躲过斧芒,旋即双手一探,居然硬生生将斧柄握住。

车越承大骇,对手陡然使出这种拼命招式,让他始料未及,且这一招也是他不曾预料的。感受到长矛上灌注的恐怖巨力,本能地将双手一抬,试图利用斧面接下。

然而这个动作尚未完成,只觉重斧变得沉重无比,重愈万均。

“噗!”

就这短短半息不到的耽搁,银色斧芒已经插入车越承眉心,继而一股凝练到极致的源力爆发,将他灵魂识海轰然炸裂。

“你……”

临死之前,车越承连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完,尸体便从虚空坠落。

“砰!”

重斧和尸体同时落地,激起一阵尘埃飞扬,围观众人无不心惊胆颤,这葛赤不仅对敌人很,对自己也狠。

刚才那一幕,如果稍有半分差池,他必然也是身受重创的结局。

(本章完)

北大妇产儿童医院怎么样
宣钢医院
青海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癫痫病吉林哪家医院治的好
大庆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