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仙都 第八十三节 烛阴吹息

2019-12-02 21:09: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都 第八十三节 烛阴吹息

石传灯踏入太极图之前,邢越再三注目,忍不住提diǎn徒弟,“寇玉城的剑意是从蛮骨森林中磨练出来的,须得xiǎo心,不要让他抢攻。”

他也是用心良苦。御剑宗二代弟子人丁不旺,除开那横空出世的阮姓妖孽不谈,石传灯、柳阙、关沧海也只是差强人意,比起五行宗的褚戈和毒剑宗的杜默颇为不如,他对石传灯颇为上心,不忍心看他倍受打击,从此一蹶不振

,只在最后挥出飞剑,乌光一闪,将猎物剁为一堆血肉。

石传灯确信当时他没有发觉自己藏身在旁,那是他最大的筹码。

石铁钟道:“那么,开始吧。”

石传灯应声催动剑诀,定神剑亮起一diǎn微弱的白光,摇摇欲坠,天地刹那间变黯淡,连皎洁的月色都隐没在黑暗中,寒意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唯有那一diǎn摇曳的光亮,让人感到温暖和希望。

“烛阴吹息,幻象具现,练到这种程度了,也难为他了……”邢越低声嘀咕了一句,放下心来。

黑幕障天,星月全无,寇玉城并未惊慌,十年的磨练让他心性坚硬如铁,眼前的一切是真是幻,对他来説全无所谓,在蛮骨森林中,他不知遇到多少擅长幻术的妖兽,深陷种种幻象之中,只要坚守本心,不为所动,在杀机显露的瞬间迎头反击,一切幻象都将烟消云散,只剩下对方死不瞑目的双眼。

他微微屈膝下蹲,闭上眼睛细细体察,忽然脸色大变,引以为傲的野兽本能正向他发出激烈的警示,一柄黝黑的铁剑蓦地出现在掌中,寇玉城双手持剑顺势一挥,“铮”一声轻响,犀利的剑气被铁剑格开,从他颈旁擦过,汗毛倒数,皮肤裂开,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剑气有如实质,蜂拥而至,寇玉城压低身躯,铁剑舞作一团黑影,将周身团团围住,“铮铮铮铮”交击之声如急雨打芭蕉,连绵不绝。恍惚间,他再一次感到危机迫近,本能地退后半步,一道剑气从土中钻出,倏地消失,若是他反应慢了半拍,脚掌早被剑气贯穿。

寇玉城猛地睁开双眼,只见一diǎn幽光照亮了对手的身影,石传灯岳峙渊渟,全力以赴催动剑诀,一柄定神剑凝重如山,没有丝毫晃动,可他分明感到,无穷无尽的剑气正隐没在浓稠的黑暗中,如噬人的毒蛇,露出了獠牙。

他向来看不起这种站桩式的战法,但剑气强大如兹,站不站桩也无所谓了。

烛阴吹息,吹为冬,息为风。如此密集的剑气,如此刺骨的寒意,仅仅是幻象吗?寇玉城不敢冒险,他低低嘶吼了几声,舞动铁剑一步步向前迫近,剑气变得愈发暴戾,他几乎可以肯定,只要稍微松懈一线,身躯就会剑气撕碎,鲜血四溅,连魂魄都无从逃逸。

寒气肆虐,寇玉城浑身蒙上一层严霜,苦苦支撑,他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体内真元急速消耗,估摸着最多再坚持xiǎo半个时辰,就会力竭倒地。

“那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御剑宗的石传灯……不管他了……”寇玉城身影一晃,游鱼般向右前方滑出三尺,倏地折回,向侧后方退回一尺,接着又向左前方突入四尺,时刻不停变换着方位,剑气受其身法牵制,大半落在了空处,寇玉城承受的压力顿为之一轻,如此反复进退数次,他距离石传灯已不足二丈。

邢越摇摇头,“烛阴吹息”是何等厉害的杀招,石传灯修为有限,只能发挥出一二分威力,不过距离越近,“烛阴吹息”的攻势就越凌厉,突入二丈已是寇玉城的极限,烛阴诀的奥妙,不是凭借一口强悍之气能够硬扛下来的。

浦尾生面无表情看着弃徒,在烛阴吹息的强攻下支撑了这么久,他毫不怀疑寇玉城还有反咬一口的手段,“寇狼”是不会坐以待毙的,哪怕死,也要拖上一个垫背的。

铁剑越舞越急,忽然微微一颤,一片亮红的莲瓣颤颤巍巍滑落,紧接着第二片,第三片……十片百片,源源不绝,围绕着寇玉城四散飞舞,将剑气和寒意尽皆隔绝在外。

褚戈忍不住看了师父一眼,道:“师弟很了不起!”

朴天卫微微颔首,常人只道昆仑剑修过七关,入门为道胎关,登堂为剑种关、御剑关,入室为剑芒关、剑气关,大成为剑丝关、剑灵关,却不知剑灵并非剑道的尽头,剑灵之上,犹有剑域。

划剑为域,自成天地,寇玉城催动片片莲瓣,已有了一丝剑域的味道。

昆仑二代弟子,种种最强,褚戈,杜默,加上寇玉城,鼎足而三,御剑宗的衰落,五行宗的崛起,已是无可阻挡的大势。

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大连百佳医院初玉霞
济南哪家医院治癫痫
晋中治疗卵巢炎方法
新疆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