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长河内外 第三百七十章 拍案叫绝

2019-10-12 20:28: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河内外 第三百七十章 拍案叫绝

见卫科説话持重,她们也不好过多玩笑,那样会让他更觉尴尬。妙缤纷便将众姐妹给他介绍了一遍,又叫碧莲天带他去看临时住处。就这样,简卫科入了他们宇间管理处。

话説俊夏三人随莺嫣三人一路往莺嫣的家中而去,莺嫣并派一随身姐妹先行回去报信。

待五人来到莺嫣家正门外时,俊夏三人一抬头,见门匾写着“直隶总督署”五个金闪大字。并且门外两旁端直站立十二兵士,个个手持长矛。

因见那些兵士见了莺嫣xiǎo姐不打招呼,俊夏问道:“莺嫣,他们见了你怎么不向你招呼一声的?”

莺嫣答道:“以前是招呼的,但我嫌他们闹耳,就不许他们向我招呼了。”俊夏听后,暗觉她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儿。

俊夏又问:“莺嫣,这直隶总督署下辖几个省?”

莺嫣答道:“直隶总督署地处京畿,管辖京都周边六省。”又道:“我们先进去,我父母正在厅中等候我们呢!”

莺嫣于前引路,进入大门,因见门庭宽广,要进到里面大厅还需要些时间,俊夏便问道:“莺嫣,你身边只有两位姐妹,上街能保安全吗?”

莺嫣见俊夏关心自己的安全,心里很是高兴,笑意在脸地答道:“她们两个一个是前年六省女子武比第一,一个是去年第一。一般的武林人士她俩也不放在心上。”

进到大厅,莺嫣的父母已端坐于正位,莺嫣行上前去,娇滴滴地叫了一声“爹”和一声“娘”,并立于她娘跟前,未作介绍。

俊夏便主动拱手见礼道:“四处游民江南俊夏见过总督大人和总督夫人!”

那总督大人一听,问道:“你既然四处游荡,为何身边还带有两位美丽若仙的女子?”

俊夏回道:“回总督大人,这位是晚辈的姐姐,这位是晚辈的妹妹。”

那大人又问:“你既然四处游荡,那以何为生?”

俊夏略一作想,编话答道:“回总督大人,晚辈无钱时便卖下艺,或是替人打下抱不平,糊口还是能勉强。”

那总督大人不以为然,大声斥道:“一派胡言!”

俊夏反面带笑意,问道:“大人何以见得?”

那大人道:“一般xiǎo人物见到本督,早已站不成样,你们三人倒是不慌不忙,并且都一脸白净和正气,显然并非那种街头卖艺之人,更不会是替人打抱不平之辈。如实道来,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见自己的父亲这般质问自己的意中人,莺嫣长娇一声:“爹——”

同时,见俊夏説一个是自己的姐姐,一个是自己的妹妹,莺嫣心里虽有稍许开心,那样可以暂时免去自己父亲以是否正室相刁。

但不难看出,他们决非真正兄弟姐妹,説道:“爹,您管人家是做哪行的。一眼不难看出,这位江南公子和他的两位姐妹风度翩翩,气质上佳,决非凡尘之辈。”

继续道:“他们既然四处为家,説不定是世外高人,不愿与我辈为伍罢了。至于他们以何为生,我等凡夫俗女又岂能猜得透,説不定人家于别处另有高就也未必呢!”

继续道:“再説了,是莺嫣先看中江南公子的,江南公子并未满口答应莺嫣,是莺嫣的两位姐妹强逼公子来到家中。来日方长,父亲您又何必急于一时问得这般仔细呢?”

见自己的女儿这般袒护这白脸xiǎo子,可见他很是上了自己宝贝女儿的心了,心里暗想:“也罢,我先不问,待日久生情,不怕他不説。免得惹急了他,他生气一走,自己的独生宝贝女儿非怪死自己不可。”

继续沉想:“再説了,他能被莺嫣看中,定然有不凡之处。他即便真是无业之人,自己大权在握,要在自己手下安排个好职也是一不错选项。”

于是以平和的语气説道:“三位一路行来,定然辛苦。——来人,看座!”

出来三女,搬来三张椅子于右请俊夏他们坐了。俊夏请姐姐坐于上方之椅,自己于中。并有两男抬来一张长几,放于俊夏三人跟前。

又来二女,一女为三人摆了茶盅,一女倒上茶水,并请三人饮用,三人谢过。

茶香扑鼻,俊夏深吸了一气,并且嗅出了其中甘甜,可谓是沁人心脾。又觉似桂花开放,散发馨香。俊夏不由赞道:“闻馨若辨是何茗,月桂精油萃水中。高处寒梅花上雪,碧螺一品够香浓!”

俊夏才説完,总督大人拍案叫绝道:“好,在月桂精油的掩映下,弹指间就能嗅出是高处寒梅花上雪所沏,果真世外高人,雅人深致!”

又激动地道:“此茶正是碧螺一品!江南公子的这首《闻馨辨茗》也别有趣味!”

见自己的父亲这般激动,莺嫣有生以来还是头一次见到,难忍嘴角一笑。俊夏道:“总督大人过奖了,晚辈不过耍嘴皮子罢了!”

那总督大人道:“江南公子不必过谦,今天老夫也算是开了眼界,像江南公子三位这样潇洒人物,世间确实少有,难怪xiǎo女要为公子所倾了!”

俊夏又只得道:“大人又过奖了,我们初来贵处,本想在城中借用早膳,没想到在街中巧遇了莺嫣xiǎo姐。贵千金的一番炽情已深深地在晚辈心中留下了烙印。”

俊夏一説原本是进城用早膳的

,莺嫣立即説道:“江南公子,xiǎo女子原本也是去街上用早膳的,没想到在街中遇到了公子三位,竟忘了自己是出门用早膳的了。”

总督夫人一听,也激动地开腔道:“公子呀,我这丫头平日里极少出外用早膳,今儿也不知是什么使什么差了,真是天降奇缘啊!”又大声吩咐道:“来人,快快摆早diǎn上来!”

顷刻间,有两男抬入一红黑大漆楸木方桌,又有四女搬来四条同样木质的长凳。很快地,各式早diǎn摆了上桌。

总督大人亲自请三人入座,六人一桌,旁有侍女斟茶,使得俊夏和禧主又体会了一回天伦之乐。

茶毕,总督大人因事先行离开,莺嫣便领俊夏三人参观了一遍总督府。至午餐时,六人又围桌而坐。

其间,总督大人又问道:“三位在府中可仔细参观了?”

俊夏答道:“有劳了莺嫣xiǎo姐,带我们在府内观了个遍。”

总督大人又问:“江南公子,你可愿意在本府就职?”

俊夏答道:“多谢总督大人厚意,晚辈因诸事在身,不便在此久留,就职之事,请恕晚辈无法应从。”

俊夏一説完,莺嫣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去,并且其父也观在眼里,説道:“江南公子,xiǎo女既然与公子有婚约,公子可不能一走了之,否则莺嫣往后又怎见世人?”

为使莺嫣宽心,俊夏道:“大人请放心,晚辈既然跟了莺嫣xiǎo姐回府,定然不会是无情之人,我和xiǎo妹尤丽暂时不会离开督府。我的大姐瑞缇如果无事,也可暂时不离开督府。”

继续道:“再説了,我们即便一时离开了督府,我也会常来看望莺嫣的。”

听到俊夏诚抒胸臆,莺嫣的芳心又回暖了许多。因她相信,像江南公子这样英俊洒脱的人物,定然不会言而无信,否则自己对他的一见钟情也毫无意义。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好挂号吗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挂号电话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怎样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