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补天道七彼亦有所望我亦有所求

2020-01-21 11:54: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七 彼亦有所望,我亦有所求

华丽的龙宫里,被称为龙祖的男子,正盘腿坐在床上,双目合闭。

他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然而他却在説话,像是喃喃自语,却又像是跟旁人説话。

“不像话……还不肯就范?抵抗,别妄想了……混蛋!”

如此不知所谓的话语,一句句蹦出来,男子英俊的五官不住的抽搐着,显得扭曲而狰狞。

突然,他睁开眼睛,目光中寒光闪烁。

“该死的!”他突然跳起来,暴吼一声,一拂袖间,已经把床前一张几案推到,摆设叮叮当当砸了个粉碎。

过了脾气,男子喘了几口气,突然森然道:“谁?”

龙宫前的一面镜子,闪了一闪,出现了个黄眉大汉的影像,道:“老龙,一向可好?”

男子眼角抽了抽,道:“原来是虎王。”

虎王笑道:“你做什么呢?看来还挺激动的,简直不像你。”

男子目光寒光闪烁,道:“什么事情?快説!”

虎王道:“你来我这里一趟,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男子更显不耐,道:“今日不便,改日吧。”

虎王道:“不来?不来可别后悔。我这里有好东西,而且説不定和你有关。”

那男子冷笑之意一闪而逝,道:“什么东西和我有关?我不记得有什么东西落在你那里。”

虎王道:“那或许是我认错了?我是整理老王遗物时,现了一个地图,里头指了个地方,我一看,几块大石头中间埋着一个这么大……”他比划了一下,约莫皮球大小,“这么大一个球,金黄金黄的,里面好像有个漩涡。”

那男子噌的一声,跳了起来,几乎要扑到镜子上去,然而迈了几步,定了定神,终于还是稳住了,哑声道:“什么样的漩涡?”

虎王道:“漩涡么,你没见过?一圈圈的,逆时针旋转的。”

那男子张了张嘴,想要説什么,却没説出来,突然道:“虽然是个奇物,你怎么知道和我有关系?”

虎王道:“你不是也有漩涡么?我见过一次。”

那男子森然道:“见过?什么时候?”

虎王咧嘴道:“干嘛啊?要咬人啊?哪里见过,我也忘了,反正我在你那里见过这样的漩涡,在哪里来着?”他似乎在努力想着,雪白的眉毛皱了起来。

那男子断然道:“不用想了,我去你那里。你在虎穴?”

虎王道:“我就在虎穴门口,你过来吧。”

那男子道:“等着。”一挥手,镜子变成了普通镜面。

独自一人站在龙宫之中,男子幽幽道:“见过漩涡?你这是找死。倘若真的是那东西……你们虎峰就不该存在了。”

匆匆出门,男子回头看了一眼龙宫深处,道:“等我把那件东西拿回来,你不就范又如何?我就吞了你,叫你成为我的养料。”

龙祖刚刚出门,龙宫便来了不之客。

孟帅身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光芒,来到龙宫脚下。

他这样的模样,谁都能一眼看见,但若走到他面前,却会觉得他毫无存在感,就像一块石头,一粒沙子,不会引起丝毫注意。

这是因为他隔绝了自己的气息,体温、心跳、声音,这些微小的特征全部收敛。除了用眼睛看,再强大的感应力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这也算是武学时间的“雷达隐身”吧、

站在龙宫之前,孟帅再次欣赏了这座“仙宫”。

除了前头那座宫殿,还有后面延伸向远处的弯弯曲曲的游廊,好像是蜿蜒的龙身。

不过,这只是个比喻而已。谁能想到,这真的是龙身呢?

就连孟帅也不敢想象,若不是他早就知道的话。

谁能想到,一直隐藏着,从没人见过的龙祖真身,就在最显眼的地方,化为雄伟的宫殿,堂堂正正的摆在旁人眼前?不论虎王是孟会凌,其实见过不止一次,只是相见不相识而已。

不过,人道是神龙见不见尾,可是这位,却是见尾不见。

眼前这巍峨大殿,其实是建造在它的尾巴后面。而它的龙头,还藏在游廊尽头,云雾深处。

纵然只是一头蛟,尊严也是有的,大概也不愿意把尾巴给人看,却把头埋起来。如此身位,自然是有缘故的。有身不由己的缘故。

孟帅这次的目的,便是隐藏起来的龙头。

得知龙宫是龙身的时候,孟帅震惊非常,但也心中暗喜——本来漫无目的的寻找龙蛋过程,变得轻松了些。

倘若老龙得了一个比性命还重要的宝贝。那么它会藏在哪里?

哪里都不如自己的身体可信。

然而它的身体已经化为了长廊,不管是不是伪装,看来都不好藏东西。何况龙身怎如龙头保险?最重要的宝物,恐怕就在龙头了。

沿着游廊攀上,孟帅却不敢走游廊里面,只是沿着龙身旁边往上走。虽然龙身很大可能已经不能动弹,但更可能保留了感应力。

这龙峰上,处处都是空间陷阱,若是换了他人,哪怕是孟会凌上来,都难免堕入其中,不得翻身。孟帅却能如履平地。没有被特别催动的空间布置,是难不倒他的。

越走,周围云雾越浓。孟帅极目远眺,终于在雾气中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在那里了!龙头!

靠近龙头处,游廊渐渐变形,从精致的建筑物往龙身上转变——或者説,往龙骨上转变。

孟帅看到的,是一节节巨大的骨架,稀稀落落挂着几片龙鳞。龙鳞的颜色黯旧,没有半diǎn光泽。骨头也灰暗,搁置在山体上,就像多年前的遗迹,甚至废墟。

这么説,龙头也……

巨大的骷髅头出现在眼前,仿佛一座小山。孟帅还算中高的个头,及不上龙头的下巴,即使残余的龙威对孟帅无效,他依然在庞然大物之前,感觉到了一阵压抑。

龙死神威在。即使只剩下龙骨,已经有铺天盖地的威严。

不过……应该是没死吧?

然而纵然没死,也只剩下骨头了。孟帅想到了被困在石壁上的另一头龙,这一头龙的处境,当真比那一头好些么?不过看那老龙的化身依旧能够成为龙虎山的主宰,任意决定其他人的生命来看,到底还是赢家活得更有滋味些。

越来到龙头处,孟帅身上的光芒越浓,让他看起来越扎眼,但气息也越消弭无形。他一方面小心翼翼,又一方面大摇大摆,成了个矛盾体。

孟帅心里有数,只要气息足够收敛,就算耀眼成了个小太阳也没关系。因为老龙看不见。

它没有眼睛。

并不是因为老龙成了骷髅,才説它没有眼睛,而是它本来就没有,如果它有眼睛,停在这里的,就不是一架蛟龙骷髅了。

蛟龙而已——孟帅抬头,看见了骷髅上的角,角直而短,就像匕一样从头上凸起,并没有龙角一样繁复华丽,这是这只蛟龙功亏一篑的证据。

而同时,在他抬头看蛟头的时候,他又看到了另一件令他倒抽一口冷气的东西。

一根粗大的铁锥从头贯下,从骷髅的dǐng心穿过,直通地底。将蛟龙骷髅钉在地上。现在这根铁锥已经锈蚀斑斑,比寻常铁棒还不起眼,但依然能让人想起绝世凶器。

这就是老蛟龙真身腐朽,不得不以化身行走的缘故么?一根铁锥穿透而过,肉身固定在山巅动弹不得。这铁锥是何等的凶器,而使用铁锥的人,或者兽,又是什么样的强大存在呢?

遥遥遐想,孟帅不禁神往。

而此时,他又有其他疑问——天灵盖被击穿,那老蛟龙怎么还活着?人的魂魄都是藏在囟门以下紫府之中,万兽也是如此,被击穿头颅,理应形神俱灭。怎么这老东西还能遥快活?莫非真是祸害活千年?

略带遗憾的移下目光,孟帅看向骷髅的眼睛。

任何骷髅的眼眶都是空荡荡的,但这头蛟龙的两眼,却是满的。塞在眼窝中的,并不是眼珠,而是两块巨大的宝石,每一块都比孟帅的人还高,闪烁着金色光芒。

金色的光芒中,各有一团漩涡,左眼逆时针,右眼顺时针。

孟帅认得那宝石,是传説中记载的“祝金石”,珍贵无比,据説拿出堆积如山的元玉,才能换到一粒沙子那么大一diǎn儿,而现在这两块宝石竟然填满了整个眼眶,倘若消息泄露,恐怕五方世界都要为之疯狂。

不过,没听説祝金石中有漩涡图案啊?

仔细一看,孟帅恍然,祝金石上的图案,竟然是用暗金色的粉末画就得。且那图案本来是不动的,只是因为线条形成的错觉,让人盯住之后,容易感觉那图案是转动的。

能这么做的,只能是老蛟龙,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孟帅能猜到一diǎn儿。

这不是自欺欺人么?

暗暗嘲笑了这老家伙一声,孟帅再走上几步,小心翼翼往龙骷髅下部看去。

再下面,就是骷髅的大嘴,嘴里生着一排尖利的巨齿。

而在交错的利齿之间,有一物尤为显眼,它的白色不比巨齿的惨白,而是像玉一样温润晶莹,光泽动人。

龙蛋!

无棣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南区
鄂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烟台男科医院排行榜
湖北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