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一百七十六章:盘问

2020-01-18 22:08: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神明与中二友人 第一百七十六章:盘问

花应龙就算真是有着杀人的冲动,他也是不会动手的,因为很显然的一个问题,自己没有一丝半diǎn的把握能够打赢陈大伟,即便现在的他已经不同往日,可还是不够的,远远不够的!而且扯到毕业这个问题上,就自然是关于天龙众的事情,尽管他不怎么情愿相信,但陈大伟确实有着改变面具能力的主导权,就单説这一diǎn,花应龙就根本不能乱来。<-.

对于一下就沉寂下来的气氛,陈大伟本人也是觉得相当无奈,花菲凤痴迷自己真的像见鬼一样,虽然这不算是坏事,可他真的没有往着这方面有过一diǎn古怪的心思,只是眼下有事想让她帮忙,又不能表现得太过干脆不近人情,再説花应龙现在完全就是翅膀硬了,一diǎn都管不住的人,正是这样,陈大伟才得不客气的警告他一次,不然的话这家伙是真的为了花菲凤跟自己大打出手的节奏,至于其实要不要想办法撮合这对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陈大伟不是没有想过,但前提是花菲凤对他已经断了兴趣之后才能往这方面想的,不然即便是不接受这妹子的爱意,也不可能人渣到将她推给人把?

“好了,好了,大家就不要再为这diǎn小事情吵起来了,既然陈院长你有事要处理,那你先去忙吧!只要有人带路就好,这里具体要注意的事项,我也了解多少的!”王骆烽出来打圆场之后,陈大伟也是出了房间找了一位比较好説话的老师,让其帮下忙带下路的,王骆烽毕竟只能躲在影子里面跟着其他人一起移动,即便説是对武龙学院了解得不少,也只能是由其他人来引路的。

等这几人走了之后,花菲凤还是一diǎn都不愿意从陈大伟身上松开,这种表现并不像是单纯的痴迷,因为她的身子就一直在微微颤抖着,感觉是处于一种松手即离的畏惧状态,这也让陈大伟担心的向着她询问着:“菲凤,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哦,这样就好。”花菲凤只会把手抱得更紧,除了让陈大伟感到一股松软的触感之外,还有就是别样的尴尬和紧张,説到底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不会想歪也就真是有问题了,只能将注意力转移到另外一边,被抱着的手也是不自然的想要抽着离开。自己这一生早就已经跟那一位女人约定好的,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可能再跟其他女人发生关系,愧疚了一个叶青,他可不想再愧疚多一个花菲凤。

“别再这样了,外面人多口杂,我现在的身份比较特殊,可不想被其他人传出一些不太好的传闻,特别是我才接手这座学院才那几天的时间,这次请你们过来帮忙,除了要配合你们以后要夺取这里之外,还有另外另外一些事情,简单来説就是为了排斥掉往后的威胁性,主旨是这样,所以菲凤你的能力是必不可少的。”陈大伟稍微表现出多少的尴尬之后,花菲凤自然也是懂事松开了手,她晓得自己不该做出让人烦厌的事情的,在展现出这份乖巧的同时,也是好奇的问着陈大伟一句:“你真是没事吗?身上的伤?胸口还会不会痛?”

胸口的伤?那不是早就已经愈合过的事吗?对着这个问题陈大伟还真的有些哭笑不得起来,离墓穴事件结束也没两个月的时间,可他除了上一次被叶青捅死过去的伤口之外,都已经躺了病床好几次了,实在不太好意思往这方面多説太多,陈大伟只能干笑的扯开其他话题来,担心归担心,见着他么事,花菲凤也是松下一口气来,看她真的如此紧张自己的模样,陈大伟内心也是暖暖的一片,只是他不想将这份谢意跟其他关系搞乱了,所以并没有开口道谢出来。

“好了,现在的时间也不早了,还是办正事要紧吧!”陈大伟随后也没跟花菲凤解释太多,就领着她一起往着一个方向出发,大体就是想借助她的化形之术来办diǎn事情,至于要变成何人,他倒是没有説出来,因为説了也没用。

两个人要去的地方其实也不远,是临时用来当牢房般使用的院子,就是需要它就近武龙学院的管理层办公的地方,所以才会将两个人安排至此,这自然是狼人事件的病毒携带者苏逸以及相当无辜就被陈大伟强制收押的杨天乔二人,只是暂时限制了自由而已,也是因为他们两个都自认自己没有半diǎn武力,陈大伟才会轻易的将这两人安排到这里,是要走的,怎么都拦不住,是要留的,始终也是赶不走。狼人事件已经过去好几天了,陈大伟确实抽不出空闲的时间来见这两人一面,而且现在也不算是太迟了,他是不可能一直就困住这两人不放出来的,但也不可能放任这些参与者平安无事的离开。

“院长,下午好。”看守住这里的,还是部分学生轮流分配的,两个人一组,见到陈大伟人过来之后,这两个本来还在谈论某些事情的看守学生,立即就反应过来,并且急忙的打着招呼,似乎也是没有预想到陈大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样子。

“嗯,辛苦你们看守了,这里有什么状况吗?”陈大伟循例也是问了这两个学生一句,但是对方也是很快就摇着头出来,然后也是回着话道:“他们两个除了每一餐都把我们送过来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之外,是真的一diǎn事情都没发生过了。”

“杨天乔也不打不闹?”陈大伟再追问了一句,不过这一句也让着这两人有些不太好回答,支吾了几声过后,还是跟他説着出来:“杨学长是没有闹事了,这样是不是他承认自己是有罪的?他们两个空闲起来的话,就会在院里面下棋闲聊,好像是一diǎn都不担心自己会有事的样子,因为担心院长你説那位苏老师的身上携带有病毒,会传染到学生,我们又不太敢上前去接触,所以具体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确实是有些矛盾的diǎn,既然不闹事也就证明他是问心有愧的,但又能跟苏逸空闲起来就下棋作乐,那究竟他们是什么样的心态啊?陈大伟也不再多问太多,接着便领着花菲凤一同走进了院长里面,真正的答案,也是他也是必须要亲自揭晓之后,才能回答这两个看守的学生。早上就见证过戒武和炎龙明子墨的决斗,陈大伟也得加紧自己的脚步才行,不然受伤的人,只会越来越多的。

“呦,终于舍得将我放出去了?”这是杨天乔看到陈大伟进来之后的第一句话,説着的是时候,他也是趁此把棋盘上的棋子一扫而空,黑子白子散落到满地都是,而作为老师辈分的另外一个人,苏逸,则是好笑的骂道:“你就这样赖皮着不玩了?形势明明还没展露出来就甘愿认输的,你啊你,还真是一diǎn耐性都没有啊。”

“看来你们两个在这里生活得也是挺滋润的嘛,就算不出去也没关系了对吧?特别是苏老师你。”陈大伟上前来就説了这样一句话,就直接表明了他是不可能将人放出去的,作为一个病毒的携带者,还有很多问题处于他身上没得到解决的,病毒的来源以及整件事的真相,这些都是需要给出外面一个交代的,倒是杨天乔这时候发出一声冷笑,反问了他一句:“老师先不説,我可是平白无故就被你让人抓过来,软禁在这里的,你又该怎么向我解释呢?”

“我只是作为院长的身份而作出的决定,你是有危害到其他人的可能性,自然不能让你离开了,至于证据嘛,我今天来见你们就是为了调查的,坦白説吧,你们两人一个是发现斗魂石出来的人,一个是在推广斗魂石用途的人,要説你们没关系,那就真是贻笑大方了,两位既然是认识的,不管我是抱着什么名义来怀疑,也是有权利将你们收押在这里的,难道还不好吗?我倒是可以让人弄一个地牢出来。”陈大伟这话并没有半diǎn威胁的成分,而是按照着他的剧本来读出这些台词来,这段话也确实堵得杨天乔没话可説,最主要是狼人事件,大家都需要一份真相,作为携带病毒的苏逸,就算现在是被凌迟处死之类的,也应该不会有人喊停下,错了就是错了,尽管对他的目的,大家还是保留意见。

杨天乔只要被扯上这一层关系,他也自然逃不了的,只要舆论被陈大伟主导好的话,其他人也是不会信任他是无辜的,与其担心着是不是有多一次狼人事件发生,还不如按照陈大伟説的,将两人先软禁起来观察下再説吧!所以杨天乔也是相当恼火的盯着陈大伟,跟之前一样就是有种要撕开他的感觉,只不过等他望到花菲凤的身影之后,又是忘记了伤疤般的调侃着説道:“来见我们,还带着这个小妹妹过来,是想让她来讨好我们,然后来套话的吗?还是説她有什么特殊能力是可以读心之类的?不过也正好,喂,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过来哥哥这里坐下如何?”

陈大伟知道杨天乔故意在坏着目前的气氛,不过他本来的目的就不是来盘问着这两个人的,示意了花菲凤别发火,之后又望了一眼苏逸这个老头,除了外表其他地方也根本不像是老头,他就好像没有正视过自己身上的问题,只是挂着一副平淡的笑脸,一句话都没有打算跟陈大伟多説一样,就好像跟之前的一样,除非,他拿着不死武王沙夜的情报来换取交谈,只是今天来这里一趟的目的确实不是盘问他们,陈大伟也只能对着这个老头问了一句:“你还是没有什么想説的话要説,对吧?”

苏逸diǎn着头,依然保持平静的回应,反而杨天乔这边倒是轻笑着起来,他倒是有话要説一样的举着手,结果却是留下了“每餐伙食要加diǎn小酒”这个无理要求来,就似乎陈大伟放不放他出去都是这一个样。

“好吧,那就麻烦你们在这里再呆多一段时间吧。”随后的陈大伟也是一脸人畜无害的告别了这两人,也似乎是他的表现实在太过平淡了,倒是在离开之后,反而引起了杨天乔和苏逸两个人的怀疑。

只是在出来之后,陈大伟才对着身边的花菲凤问了一句话:“怎么样,这两个人的样子,你能变出来吗?”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评价
信州协和医院口碑怎么样
包头治疗早泄医院
怀化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汕头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