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傲翔九霄第一百六十章仗势欺人

2019-11-19 13:19: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傲翔九霄 第一百六十章 仗势欺人

孤星带着鹰翔漫无目的的闲逛,孤星简直笑开了花。有了这块下品元石,自己突破灰阶时就有足够的灵气保证成功。

盛宝堂的人每人都穿着耀眼的金色长袍,金色长袍的背后有着一个大大的银色的“盛”字,不得不说盛宝堂的衣饰比较骚包拉风。

其中一个三十来岁长着两撇小胡子的人趾高气扬的道:“老头,你的东西我都要了,包起来。”

“好,好,好。”

鹰翔听到这个声音感觉很熟悉,扭头看去一下子激动起来。

是三长老。可惜现在他发不出声音,孤星则蹲在地上看东西,正和商贩砍价呢。

三长老和四个徒弟很快就把四十件兵器打包好了递了过去,长着两撇小胡子的人点了点头,立时身旁有两个人接了过来。

“那个,一共四块下品元石。”三长老道。

盛宝堂的一群人不理三长老,拿着东西就走。三长老是个暴脾气,一把扯住小胡子的衣袖大嚷道:“这位客人,你还没给钱呢。”

小胡子一翻白眼:“我给了啊,你这老头纠缠什么。”

他身边的人则附和道:“是啊,给过了。孙干事还赏了你两块元石呢,一共六块元石我看的清清楚楚。”

“你什么时候给了?别颠倒黑白!”三长老那个气啊,第一次来大泽江码头卖东西,没想到居然遇上这样的无赖。

“老头,别给脸不要脸。”旁边的人呵斥道。

那人说着拉了拉自己金色的长袍得意道:“我们可是大名鼎鼎的盛宝堂的人,会赖你这老头几块元石?笑话!”

“盛宝堂又怎样,买东西给钱天经地义!”三长老嚷嚷道。

“我看老头你是活腻了吧!”小胡子用力一震衣袖,三长老被震开摔在地上。

小胡子轻蔑一笑道:“你说我们没给钱

,谁给你作证?”

三长老恳求的目光看向四周,本来围观看热闹的路人立马四散开来,而在三长老旁边摆摊的商贩则扭过头去假装看风景。

没人愿意得罪盛宝堂的人,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干事,在盛宝堂并没有太高的地位。

盛宝堂的人不依不饶道:“你个臭老头,刚刚弄脏了我们孙干事的衣服,要么跪地磕头要么拿两块下品元石出来赔罪。”

三长老气的嘴唇直哆嗦,这群人真是太无耻。要不是实力不够,依三长老的暴脾气早就动手了。

然而这群盛宝堂的人每个都是灰阶修为,领头的那个孙干事更是灰阶巅峰修为。

啪啪啪啪。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声传来:“盛宝堂果然很威风嘛,真是让人长了见识。”

盛宝堂一群人立马瞪向来人,孙干事皱眉道:“极品楼的人?”

青年黑发油亮,一身青色长袍更显得身形削瘦,他摇着手里的折扇笑道:“正是。”

青年转向三长老道:“这位老伯,在下愿意当你的证人,证明刚刚盛宝堂的人因为一时疏忽忘记给元石。”

孙干事顿时怒气冲天,极品楼的这个小年轻明显就是来拆台的。他不由的暗自握紧了拳头道:“噢,是吗?”

青年道:“在下年纪轻轻自然没有老眼昏花,看的很清楚。堂堂盛宝堂怎么可能赖账呢,老伯你应该相信他们。”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三长老说的,把孙干事气的不轻。

孙干事只是盛宝堂一个小小的干事,统领着手下十几号人负责下船采购,实际地位并不高。

他负担不起和极品楼产生冲突的后果,这件事对他很不利,因为毕竟是自己这一方理亏。

要是闹大了,传到了商行工会那里,会对盛宝堂的声誉有损害。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干事,死一百次也弥补不了自己犯的错。

这个青年似乎不简单,跟在他身边的几个人修为自己看不透,应该至少都是黄阶强者。

由此看来这青年在极品楼的身份不简单,孙干事性格鲁莽但并不傻,遇到得罪不起的人自然只有认怂了。

孙干事别过头对身边的人道:“刚刚被这老头骗了,这批兵器没有他说的那么好,老子不想要了。”

他摆了摆手,身边的人立即把包好的四十把兵器还给三长老。

极品楼的青年则笑着道:“这位老伯,这些兵器你可愿意卖给我?”

三长老面上露出感激神色道:“多谢公子,公子若是想买,我愿意半价卖给你。”

青年摇了摇头道:“不用,四块元石一块都不会少你的。我们极品楼可不像有些人那样不规矩,该是多少钱一分都不会少。”

孙干事脸上一片铁青,这不是在讽刺他们盛宝堂做事不规矩?

“咦。”孙干事身后有人惊呼了一声似乎认出了青年的身份,然后附耳对孙干事说了几句话。

孙干事脸上的表情变了,带着好奇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青年。

“看什么看!”青年身边的随从狠瞪了孙干事一眼,本来收敛的气势再次针对孙干事发出。

孙干事当即额头冷汗直冒,双腿发软就像背上超负荷背了许多东西。

孙干事当即一个踉跄,要不是身边的人及时扶住他。只怕他得栽倒在地上,丢个大大的人。

孙干事强笑道:“孙某眼拙,没认出来公子是极品楼的少主。

不过……乌哲公子你现在似乎不是极品楼的少主了吧?

远离了极品楼核心,来这鸟不拉屎的乡下采购东西,乌公子倒也很有闲情逸致。”

“你……”青年手下的一个年轻随从大怒,差点要动手揍孙干事,不过被青年制止了。

孙干事讽刺了青年几句,很有眼力界的立马告辞道:“在下还有要事,就不陪乌公子了。”

乌哲淡淡的看向盛宝堂一行人的背影,嘴角露出轻蔑的笑意。

很好,盛宝堂,连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都敢这样对自己说话。

乌哲让随从付给三长老四块下品元石,眼尖的三长老一眼就看到青年腰间的短刀。

那是他亲手打造的东西,每一个细节都非常熟悉绝不可能认错,这把刀他本来已经送给鹰翔。

他很清楚鹰翔的脾气,鹰翔对长辈很尊重,应该不会把自己送的东西给卖掉。

三长老踌躇着问道:“公子腰间的短刀倒很别致,不知从何处得来?”

“哦,从一个狼族人手里买到的。”乌哲据实相告,他的修为远高于孤星,即使看不见孤星的脸也很容易分辨出孤星的身份。

三长老当即脸色就变了,这件事如果牵涉到狼族人,那可就复杂了。

开始他还以为是鹰翔实在拮据,不得已拿短刀换了元石,没想到居然是狼族人。

青年看三长老的脸色不对劲,于是问道:“老伯你怎么了?”

三长老道:“不知道那个狼族人长什么模样,修为如何?”

青年淡淡的道:“老伯,你问这个做什么?”

三长老深吸了一口气道:“是老朽唐突了,不过这件事情事关族中一名小辈的生死。

这把短刀是老朽亲自打造的,送给了出门历练的族中小辈,狼人族和我们鹰人族向来不睦。

现在看来这名小辈遇到了极大的危险,需要老朽去救援。”

青年道:“那个狼族人修为达到九阶巅峰,至于相貌我没看清,因为他带了斗笠。

不过听声音很年轻,应该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三长老立即向青年深深鞠了一个躬,道:“多谢,多谢,万分感谢。”

青年微微一笑带着四名随从离开了,其中一名随从对三长老低声道:“我们主人就是在这集市上买的刀,你四处找找或许有收获。”

“快,快。”三长老连声催促着学徒们收拾摊子,他没心思再做生意了。

虽然他们还有一些兽皮没有卖出去,但目前当务之急是找到鹰翔。

三长老带着人在集市四处寻找带斗笠的可疑人时,孤星已经带着鹰翔出了集市,前往极品楼停靠的大船位置。

湖南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医哪家治疗好
宿迁治疗妇科方法
长春那看银屑病好得快
重庆市肿瘤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