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逆乱战神 第二百九十四章 离开前夕

2019-10-12 23:33: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乱战神 第二百九十四章 离开前夕

一群手持战矛的强兵“噗通”的跪了下來,“恭迎神尊回归天都,”

气势如虹,声震天宇,远方流云被震散,像是有一柄无形的战剑在绞碎一切,

“起來吧,”玄琴袖袍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所有人都托了起來,

小白忽然跳了下來,学着大人一样的插着腰,“怎么沒见你们叫我呢,我可是你们神尊的小姨子,”

小白耳朵竖立,看起來很生气,但偏偏又令人想要捧腹大笑,

所有人都哭笑不得,思虑了片刻,各个参差不齐的道:“欢迎郡主來到天都,”

小白使劲比划着,显得很不满意,但很快,百里情将提走了,免得闹出更多笑话,

这家伙从來都不是安分的主,

星神与虚无站在大殿前,霸天一行人皆站在两人身边,连名不见经传的白龙也站在人群里,

“这次可有收获,”星神笑道,

“有收获,”玄琴笑的很愉快,“黑金石我已到手,四样东西,我终于集齐了,”

虚无忽然道:“那我该恭喜你还是该怨恨你呢,”

玄琴沉默了,良久伸出双臂跟虚无來了个拥抱,“你该恭喜我,我离去了,天都还有你们,”

所有人一阵沉默,良久,羽凡忽然站了出來,“大哥,百里姐姐你们什么时候动身,”

玄琴叹了一口气,道:“明天吧,明天就前往封魔窟,”

白龙叹道:“我因你而來,你却又要离开,”

玄琴看了一眼所有人

,道:“我有我的事情,今日一别并非永久,指不定哪天我又回來了,”

他笑了起來,跟所有人开了个小玩笑,“待我回归时,你们可都不要跟我形同陌路,”

“哈哈哈,谁敢跟你形同陌路,我就杀了谁,”霸天爽朗一笑,“无论何时,你永远都是我们的神尊,”

玄琴心中叹了一口气,忽然道:“在我离开以后,我希望各位替我好好照顾羽凡以及迷情谷的妖族,”

离木叹道:“这事不用你说,我们都会做,毕竟你的恩情我等永远无法回报,”

星神忽然笑道:“在你还沒有回來时,我们沒有得到你的同意,私自做了两个决定,”

玄琴沒有问,笑眯眯的看着星神,

星神道:“第一个决定是,我们已拥立羽凡为新的神尊,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再是神尊了,”

霸天顿时东看看西瞧瞧,“有这事,我怎么沒听说,算了,我的话就当我沒说过,”

玄琴轻笑,笑的更加愉快,更加灿烂,

这时,魅影与忆雪站了出來,“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们的第二决定是什么,”

玄琴苦笑,他当然想知道,但他却依旧沒有问,

魅影笑道:“你的修为无敌于世,但我不相信你是完美了人,”

玄琴苦笑道:“我听的有点不明白,”

魅影道:“我们第二个决定就是喝酒,一个完美的男人又怎能不喝酒,所以我等今晚一定要将你灌醉,”

这时,百里情站了出來,道:“难道就不能改变下第二个决定么,”

“不可以,”众人齐声回答,

百里情叹了一口气,道:“他一天要喝上一百瓶酒,我是怕你们各个出洋相,”

“这…这真是这样吗,”霸天有点不信,

虚无道:“好像还真是这样子,上次我跟他单独喝了近百瓶,可我还沒见他有半点醉意,”

玄琴笑的更加大声,喝酒的确是他的强项,

酒桌已经摆好了,为了喝的更加尽兴,大家都把酒桌摆到了演武台上,足足有近万酒桌几乎快占满了演武台,

数十万人站在演武台,卸下了那终日贴身的战甲,纷纷选了个座位坐了下來,

强光不断划破天际,还有人陆续降临天都,那些远征的海外的天都强者直接撕裂苍穹,降临而下,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不仅天都之人送别,百族也派出了各个代表,以示对玄琴的敬意,

“哈哈哈,喝酒这事,怎么能少了我呢,”

小老头笑的很愉快,大步一迈就來到了玄琴面前,伸手拉了张椅子就坐了下來,不顾虚无星神等人怒目而时,

“你來做什么,”霸天不悦,一双虎目瞪着他,

小老头笑道:“你问的不是废话么,难不成我眼巴巴的來看着你们喝酒,”

一桌人都无语,小老头却笑更加愉快,“你们这些混蛋可真不够意思,喝酒竟然沒有叫上我,”

他自顾自得夹了一口菜,倒了一小壶酒喝了起來,“我说小子,你啥时候前往封魔窟,”

玄琴笑道:“你好像很着急,”

“废话,你走了天下就太平了,我就盼望着你快点走,”

小老头用手指了指一桌的人,又道:“你看看你们,一个个跟土匪强盗似的,天下能不乱么,”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指着星神道:“尤其是你,多年不见,看起來更加像一副土匪样,”

所有人偷笑,小老头还真不客气,一个个数落了起來,完全不给一点面子,

星神青筋凸显,一字字道:“老家伙,你想让我现在把你打趴下,”

“啊,别,开个小玩笑,”小老头酒一喝,道:“一会咱星空下见真章,”

这货是在逗人么,星神一口酒刚喝下去,就忍不住喷了出來,喷到了小老头脸上,

星神道:“等我们把玄琴灌醉了,再一根根把你老骨头拆了,”

听闻这话,连一向不苟言笑的虚无都笑了起來,“算我一个,这家伙的确活腻了,”

“你们这是要群殴我,”小老头一副受惊的样子,显得十分夸张,

玄琴笑了起來,道:“我觉得虚无说的对,你的确活腻了,待会再算了我一个,”

“你们这是要干啥,”小老头猛然站了起來,却被两旁的玄琴与星神强行按了下來,

所有人再次放声大笑,本來浓郁压抑气氛却被小老头这样一闹,反道显得轻松了不少,

时间快的令人无法忘怀,就像是河中穿梭的行舟,似有种恍然隔世已过万重山的感觉,

当一个人心中颇为急切时,他的思虑不也正是如此,

令玄琴感到伤感是那厚重的情义,令他无法割舍也同样是不老的情义,

天若有情天亦老,那么人呢,

他并非那种无情的人,可是沒有办法,这里不属于他,充其量不过为一个不负的过客,

他们拒绝了所有人的送别,只因为他不想看每张脸上的痛苦,

沒人会喜欢这种感觉,他也不喜欢,因为这种感觉像是有双手在撕裂你本就快愈合的伤口,

玄琴叹了一口气,揽着百里情的肩膀一步登天而去,终于消失在暗中依旧送别的人的眼眸里,

“大哥这一去还会不会回來,”羽凡问了自己一万次,却依旧不得而知,

“羽凡哥哥,”小白爬到羽凡肩膀,“玄琴哥哥还会不会回來,”

羽凡轻笑,人已转身原路返回,“会回來的,大哥一定会,”

封魔山,封魔禁忌之地,被上苍诅咒且放逐之地,远离了人间俗世,立于孤独的绝望之巅,

沒有人,沒有生机,八百万里的黑色魔土上一片死寂,风云而动的魔气遮住了天,像是要吞沒了整个封魔大陆,

沒人敢來到这里,却不因为这里诡异,而是这里本就是一片死地,一个令人色变的魔地,

但今天玄琴他们却來了,带着他急迫且无敌的心來了,

黑色的魔土,白色的长袍,他们就像是行走在地狱的神灵,洗涤着这里的一切罪恶,

只可惜,魔云更加骇人,无法驱逐,天地间像是裹上了一件黑色的外衣,浓郁的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百里情娇躯瑟瑟发抖,她的修为不高,不过大乘期,无法有效抵御魔气的侵蚀,

但下一刻,一股的温润的气流进入了她的娇躯,像是一团温热的火,替她驱逐了惊天魔气,

“现在好点沒,”玄琴凝视着她,眼眸一片温和,

百里情点了点头,“这地方着实令人心惊,难怪沒人敢來此,”

玄琴轻笑不语,将她拥的更紧,以此慰藉她那颗惶惶不安的心,

冷风萧索如刀,黑色的魔土上依旧一片死寂,远方高耸入云的封魔山更是流溢出死亡的气息,

这地方看起來更加诡异,更加令人战栗,风中传來令人头皮发麻的低泣,

一团团黑色的浓雾飘來,像是一张张骷髅脸在诉说,在咆哮,在发泄着多年的孤独死寂,

玄琴微微叹了一口气,一指点碎一团黑色的浓雾,将其残魂抹除,

他忽然道:“看來这里死了不少人,”

“好像是的,”百里情忽然用手指着前方,“你看那边,”

玄琴眉头微皱,那是一座散落的白骨山,是由人的骸骨构建而成,

沒有腐肉,沒有鲜血,甚至沒有一具完整的骸骨,但在这黑色的魔土上却显得更加惊悚,

看到这一幕,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地方,当初的妖皇秘境不也有这样的一幕么,难道两者有什么联系,

他很快抹除了这个想法,这种想法不仅无知,简直就是可笑之极,

连大乘期修者都无法安心的地方,又岂是当日妖皇秘境可以相提并论的,

广州建国医院要预约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费用高吗
广州建国医院预约专家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能报医保吗
广州建国医院需要预约吗
分享到: